哈里斯宣誓就职成美国首位有黑人和亚裔血统的女性副总统

金融界网1月20日消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刚刚消息,美国当选副总统、人卡玛拉·哈里斯正式宣誓就职美国副总统。CNN称,哈里斯成为美国历史上首次有黑人和亚裔血统的女性副总统。

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以及1月6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后的暴力威胁,参加宣誓就职典礼的人群将处于最低水平。拜登于上午11点抵达国会大厦,并在中午宣誓就职,随后将发表就职演说。

两周前,一场致命的暴动展示了白人的愤怒,威胁到了美国的多种族民主。而在这两周之后,美国国会大厦将上演一幅截然不同的场景。

就职的第一个女性,第一位黑人南亚和第一副总统哈里斯遵循上述攻击将做两件事——在一个充满希望的转折点上争取种正义,强调以清醒的方式,面对白人至上将是新一届政府的一个主要挑战。

哈里斯的政治崛起,即使只是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也没有什么可嘲笑的。或许最明显的是,这位前加州参议员升任副总统,将从字面上改变权力的面貌。

哈里斯是如何开始参与的2020年初选,是如何成为历史上最值得关注的初选之一,有关这方面的报道铺天盖地。更具体地说,竞争提名的候选人名单的多样性是前所未有的:拉丁裔、亚裔、黑人、同性恋、女性。不过,2019年12月,哈里斯暂停了她的竞选活动,因为竞选阵营逐渐凝固在正直、白人和男性的周围。

因此,当拜登在8月选择哈里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时,对美国民众来说不是一件小事。少女帕里斯·邦德表示,“她让我觉得像我这样的黑人女孩不仅仅可以竞选班长,像我这样的黑人女孩也可以像她一样追求人生中的大事。”或者就像哈里斯已故的母亲曾经对她打破障碍的女儿说的那样:“卡玛拉,你可能是第一个做很多事情的人,但要确保你不是最后一个。”

同样在多种族联盟的推动下,这两位两在11月的大选中痛击特朗普时,拜登和哈里斯不仅挫败了一个以白人身份为武器的人的连任竞选,还终结了一个充满恶毒的男子气概的政府。但作为副总统,哈里斯能够提供的不仅仅是象征性的代表。

奥巴马前高级顾问丹·法伊弗去年在提到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噩梦般的死亡时说,拜登的副总统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权力最大的副总统。因为现在的趋势是副总统权力更大。乔·拜登知道拥有一位责任重大的副总统的价值,而且乔·拜登将从接手一场史诗般的灾难开始自己的总统历程。”

哈里斯已经表示,将如何与这场百年一遇的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种族不平等作斗争。种族不平等是美国历史上歧视性政策的结果。去年5月,她出台了《2019冠状病毒病种族和民族差异特别工作组法案》,“将医疗保健和其他政策专家、社区组织以及联邦、州、地方、部落和地区领导人聚集在一起,直面这场大流行带来的种族和民族差异。”

去年12月,拜登选定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内科学、公共卫生和管理学副教授玛塞拉·努涅斯-史密斯(Marcella Nunez-Smith)领导健康公平工作组。努涅斯-史密斯在上个月的一次网络简报会上说“没有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医疗保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特权,现在是我们应对医疗领域歧视危机的时候了。”

换句话说,哈里斯将改变权力的形态,并直接影响权力为谁服务。但是,即使有了这些胜利的维度,新政府从一开始就必须驾驭复兴的白人至上主义潮流。上周接受NPR采访时,哈里斯直言不讳地谴责了最近发生在国会大厦的袭击事件。

“当我看到夏洛茨维尔时,我脑子里也在想同样的事情,”她说。“当我看到埃米特·提尔的照片时,我脑子里也在想同样的事情。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你所描述的这样的了。”哈里斯将特朗普时代的恐怖与过去几十年的残暴相提并论是有道理的。占领国会大厦的事件毛骨悚然地提醒人们,白人至上主义一直是紧紧地嵌在美国的肌体中。

事实上,历史学家已经注意到,在白人对种族平等的强烈反对方面,这次接管与重建时期如出一辙。例如,1873年,150多名全副武装的白人——其中大部分是三k党的成员——谋杀了60至150名黑人民兵。在1872年激烈竞争的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选举之后,该民兵组织一直在保卫科尔法克斯的格兰特教区法院。内战结束一个半多世纪后,美国还没有完全应对白人享有政治控制权的长期威胁,挥舞邦联旗帜的暴徒袭击国会大厦就是明证。“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哈里斯在采访中说。

罗纳德布朗斯坦(Ronald Brownstein)上周表示,这次袭击可能会为拜登和哈里斯提供必要的政治动力,使他们比之前的一些人采取更有力的行动——驱逐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打击困扰警察局的腐败和种族主义。

美国常常自认为比实际情况要好,尤其是在滋养种族进步方面。新政府将有机会缩小这种假设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