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建交谈判陷僵局翻译提意见被怒斥第二天姬鹏飞:你是对的

1972年9月29日这一天凌晨,中日双方的外长,正在北京就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一事,进行最后的谈判。

他们讨论的重点内容,是《中日联合声明》的文本。按照日程,这一文件即将在当天上午10点签署。

此刻,已是凌晨1点。然而,双方就这一声明中有关历史问题的表述,依然未能达成一致。谈判一时陷入了僵局。

这时,日本外务大臣大平正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并对中国外交部长姬鹏飞说道:“姬部长,这是我方最后的方案。如果中方不能接受,我们只能打包行李回去了”……

面对日方这一最后通牒,姬鹏飞在看完纸条后,却依然沉默不语。此时,中方翻译人员周斌,想起了之前周恩来总理对自己的教导,便轻轻说了一句:“姬部长,我看可以的”……

可出乎周斌意料的是,姬鹏飞对他这句话反应强烈,当即严厉地怒斥道:“你说什么!少废话!”……

大惊失色的周斌,连忙承认自己犯了错。等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又特意找到姬部长,为自己昨晚的冒失再次道歉。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态度缓和很多的姬鹏飞,突然这样说道:“实事求是地讲啊,你这个意见本身是对的……”

事实上,这场在北大的活动,缅甸总理吴努才是主角,周恩来只是陪同他前去的。在吴努演讲的最后,他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周恩来先生能在缅甸生活上一年半载,就一定会像自己一样,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吴努演讲结束后,在台下四百多名师生代表的呼喊下,周总理推辞不过,这才开口讲了几分钟。他说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我们不仅要在中国贯彻,而且将来在世界上和各国的交流中,我们也要贯彻。……今天吴努先生不就讲得很好嘛!至于吴努先生希望我成为一个佛教徒的美好预言,恐怕永远不能实现了。我遗憾地告诉你,因为在30年前,我经过严格的比较和选择后,挑选了从欧洲传来的主义,它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和解决中国的问题。”

周恩来这番讲话,可谓既有智慧,又有风度,令现场师生们纷纷叫好。而其中,就有周斌的身影。

此时的周斌,刚刚从印地语专业退出,改学日语。然而,在周斌的内心里,他对日语有着难以言说的抵触……

1934年,周斌出生于江苏南通。几年之后,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他的父亲母亲,不幸双双死于战火之中。

1954年,20岁的周斌,被保送进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周斌擅长的是数理化,对外语并不感兴趣。然而,当时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急需这方面的人才,周斌便被安排到了这里。

当时的北大东语系,有日本语、朝鲜语、越南语、蒙古语、印地语等一共9种语言。彼时,印度总理尼赫鲁刚刚访问了中国,两个国家的关系很好,周斌便选择了印地语专业。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仅仅在印地语系上了一天的课,便被党组织叫去谈话。对方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是:“你不要学印地语了,改学日本语吧”……

周斌立刻就懵了。他赶紧说:“我绝不能学日本语,我是日本侵略的受害者啊!”……

然而,组织上显然是有备而来。总支书记和副书记,开始对这位学生做起了思想工作。面对他们的循循善诱,周斌坚持道:“我什么都可以听党的话,就是不能学日语!来东语系,不学数理化,我都听党的。但是这件事,总得尊重我的选择吧!”

对这种局面,领导见得多了。他们告诉周斌,现在每个专业里,都要配一个党员当团支书。印地语专业里,除了周斌外已经有一个了,而日语专业正好缺一个。

到了最后,书记使出了杀手锏。他对周斌说,你是员,应该服从组织的决定。

然而,强扭的瓜不甜。周斌虽然学起了日语,但父母当年的悲剧,一直萦绕在他心头。就这样,心里对日语充满抵触的周斌,根本学不进去。

可就在1955年周总理北大这短短的几分钟讲话后,周斌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既然已经答应了组织改学日语,将来就有机会成为日语翻译,就能站在周总理的身边为他工作了。这是多大的光荣!

从此,21岁的周斌,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苦学。北京大学附近的景点,包括颐和园和圆明园遗址,他从来没去过。每一个周末,周斌都泡在图书馆里,对日语进行如饥似渴的学习。

就这样,到了1958年大学毕业时,凭借长期不懈的努力,周斌所有18门必修课,全都获得了满分5分的成绩。东语系主任季羡林教授,握着他的手说:“小周,你替北大东语系争光了。自从1946年创立以来,你是第一个全优生。希望你到外交部以后,继续加油。”

进入外交部后,年轻的周斌在副主任的领导下,向几位比自己年长的翻译们认真学习,一步步提高了自己的业务水平。终于,在刚满25岁的时候,周斌有了给周总理做翻译的机会。

看到自己当年的梦想终于实现,周斌激动不已。可他没有想到,在这第一次翻译工作中,自己就不小心犯了错误。

当时,日本一位自民党元老来北京访问。周恩来安排对方第二天去密云水库参观,看看中国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

前往密云水库,需要乘一段小火车。周总理告诉中方接待人员:明天请客人先上火车,等我一到,火车马上发动。

第二天的时候,几位随行日本记者先上了火车。看到周恩来还没来,他们又想下去到处转转。周斌起先拦住了对方,但记者们说自己不会走远,周斌便放行了。

不久,周恩来乘坐的汽车到了。只见他快速登上火车,几乎与此同时,火车便发动了……

可此时,那几位日本记者,还在外面没有上火车呢。很快,周恩来发现了异样,询问事情缘由。

后悔不已的周斌,连忙检讨了自己的错误。还好,周总理对此很宽容。他告诉这位新翻译:“小同志,你没有经验,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啊。”

后来,周斌凭借自己的认真努力,以及良好的知识储备,逐渐赢取了周恩来的信任,成为这位中国总理深为器重的翻译人员。

当时的中日两国,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中国外交界,决定先从民间交往着手,拉近两国间的关系。

1964年10月,日本著名乒乓球女运动员松崎君代,来到北京参加邀请赛。周总理特意将她和其他几名日方人士,邀请到西花厅做客。

事实上,此时的松崎君代已经退役,但她曾给周恩来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是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世乒赛上,意外失利的她,表现出极佳的风度,微笑地与对手和观众握手。周总理看到后,对此十分欣赏,称她是“小小年纪,大将风度;胜不骄,败不馁”。

这次松崎受邀前来,周恩来亲自上前迎接。刚一落座,便关心地问道:“松崎小姐,交男朋友了吗?”

这时的松崎26岁,一听这话,脸一下就红了。她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又说:“大概所有的女孩子,都不好意思谈论自己的心上人。我放弃这个提问,我们自在些。”

接着,从抽屉里拿出两块红色的被面,告诉松崎这是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礼物。红色代表吉祥和幸福,自己祝愿她以后有一天,可以将其作为嫁妆。

就在松崎被这份礼物深深打动之时,周恩来又拿出一瓶茅台酒,对这位退役运动员说:“松崎小姐,我听说你是四国小岛上的农村人家出身,你父亲在农村的酒厂里忙了一辈子,现在退休了。请你把这瓶中国第一美酒带给他尝尝,请他以后有机会来中国看看。”

此时的松崎,已经感动得泪流满面。她动情地说:“总理,总理夫人,谢谢你们。我是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即便为日本拿过5次世界冠军,日本首相也只是和我们握了握手,说一声辛苦啦。可您是外国总理,不仅关心我,还关心我的家庭,关心我的婚事……”

在最后送别客人时,周总理还对松崎嘱咐道:“你以后再想来,给我直接写信也可以,给体委的负责人写信也可以,我随时欢迎你。我不但欢迎你,也欢迎你未来的丈夫。”

随着两国民间交往的日益频繁,特别是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日本方面逐渐产生了同新中国建交的想法。

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和外务大臣大平正芳来华访问,为两国建交进行谈判。

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两国有着漫长的交往史。然而到了近代,两国间发生的两场战争,特别是20世纪日本那场侵华战争,成为了双方关系里无法回避的问题。

在中方为田中角荣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这位日本首相这样说道:“我代表日本政府,对多年来给中国人民添的麻烦表示歉意。”

此话一出,现场原本热烈的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很多中方人员对田中的用语,都感到难以接受。

而周总理当时,只是对田中说,我们都关心历史问题,这些事情我们明天再详述。

到了第二天,两国领导人开始进行谈判。周恩来讲了一个多小时,表示在历史问题上,中方接受不了日本方面轻飘飘的态度。于是,谈判陷入了僵局。

在会谈之余,中方还为日本客人安排了游览长城的行程。在前往八达岭的路上,大平正芳提出,要和姬鹏飞外长坐同一辆车,以方便交换意见。就这样,他们二人再加上翻译周斌和一名警卫员,坐进了一辆车里。

在车上,大平正芳对姬鹏飞推心置腹地说道:“姬部长,我们同岁,你是中国的外交部长,我是日本的外务大臣。我们两个人都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奋斗,才争吵不休。但我想来想去,觉得这次会谈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两国间的历史问题如何表达。”

接着,他出人意料地说道:“我个人完全赞成中国的意见。我从一桥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日本大藏省,曾经前往河北张家口考察过三次。当时正是日中战争最激烈的那段时间。就我所看到的,这场战争明明白白是日本侵略,不存在辩解的余地。其实那个时候,田中角荣也被征兵了,他到了中国的牡丹江。但他没有拿过枪,只是在步军医院里服役。他对这场战争性质的认识,和我是一样的。”

然后,大平正芳说到了重点:“但是,今天我们代表的是日本国家,考虑到日本今天的处境,考虑到日本和台湾的关系、日本和美国的关系,我们很难完全按照中国的要求去表述。请你转告周恩来总理,只能找一个折衷的方法。否则,我们只能打道回府了。”

很快,最后的时刻到来了。两国外长举行会谈,来讨论即将于9月29日上午签署的联合公报的具体文本。

然而,在关键的历史问题如何进行表述上,双方依然迟迟没有达成一致。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9日凌晨一点。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大平正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并对姬鹏飞说:“姬部长,这是我方最后的方案。如果中方不能接受,我们只能打包行李回去了”……

经过周斌的翻译,姬鹏飞得知,这张纸条上写的是:“日本方面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的责任,表示深刻反省。”

面对日方的最后通牒,姬鹏飞陷入了沉默。此时的周斌不禁感到非常着急。突然,他想起了之前周总理的教导:最好的翻译,还要当好参谋。

于是,周斌决定发挥一下参谋的作用。他对姬鹏飞小声说道:“姬部长,我看可以的”……

大惊失色的周斌,连忙承认自己的错误:“我说的不算数不算数,只是供您参考。”

可是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姬鹏飞依然沉默不语。眼看对方迟迟不做回应,大平正芳建议,双方休会十分钟。

借着这个机会,姬鹏飞离开了会场。十分钟后,他回来当众宣布:中方决定同意大平先生的提议,就这样写进联合声明。

就这样,这场一度难产的拉锯战,迎来了圆满的结局。中日双方人员,纷纷举起手里的咖啡杯,碰在一起庆祝。

第二天早晨,周斌在吃早饭时又碰到了姬鹏飞。这名翻译主动向部长鞠了个躬,说:“姬部长,我昨晚太冒失了。您批评我少废话,我记住了。”

姬鹏飞问周斌来外交部几年了,周斌回答后,这位部长又说:“十三年了你都不懂外交的基本规矩啊?连我这个外交部长都无权决定的事,你说可以!”

周斌一听,自己确实踩了雷区。姬鹏飞最后说:“实事求是地讲,你这个意见本身是对的,但错就错在,你说了你不该说的话。这就是教训。”

后来,周斌才知道,姬鹏飞那晚出去的十分钟里,是向在附近的周恩来进行汇报。在获得周总理认可后,他才返回现场,将谈判画上句号。

几十年后,当周斌回忆此事时,依然记忆犹新地说:整个中日建交的过程,没有周总理是不可能实现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